津云:穿着纸尿裤的值班医生:其实也怕,但再难也要守住

发布时间:    2020-02-13 15:18
浏览次数:    

津云 2020-02-13

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


2月12日,天津宝坻区组织近3000名工作人员,对去过百货大楼的相关人员进行再次入户筛查。本次共筛查19718人,其中新发现7名发热人员,被迅速送往宝坻区人民医院鉴诊。王华东大夫接诊了其中一名,经过血常规、影像等检测检查,最后确定对方只是普通发热。


王华东暗暗松了一口气。他是宝坻区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,疫情严峻,他自愿申请支援发热门诊,已经在医院待了十多天,每天平均接诊30名左右发热病人。虽然患者都带着口罩,隐藏了大部分面部表情,但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每一个就诊人员内心的紧张、恐惧。他经常安慰他们,但是,最终还是要由检测结果来说话。


一场疫情防控战,让医护人员相继加入“战场”。他们面对的,不但是等待检测的患者,还有工作和生活中的取舍。


“疫情不等人,必须挺身而出”


危难之中,一大批医护人员冒着被感染的风险,朝着抗击疫情的前线不断挺进,王华东就是其中一员。“接到院里通知之后,我把家里安排好,自己回医院值班。疫情不等人,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在此时必须挺身而出,履行自己的职责!


宝坻区人民医院整个发热门诊的面积不过两百平左右,但是要从门口进入王华东的工作区域,需要通过三道关卡:清洁区、缓冲区和隔离区。首先他要在清洁区穿日常工作服、戴上口罩和手套。再进入缓冲区,换上防护服,并戴上防护目镜。


每完成一个动作,都要进行一次手部消毒。整套流程分成二十几个步骤,要进行十几次消毒,全部完成至少耗时半小时以上。不能漏掉任何步骤,稍有不慎,便会对无菌更衣间造成污染。


第一次接触新冠肺炎病例时,王华东还是有些忐忑。让他忐忑的并不是个人安危,而是病毒毕竟很陌生。王华东说:“我们做了大量的培训,但是对病毒的很多认识还是有一些模糊,对它的很多特性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整的了解。现在随着对病毒不断的认识,在初步诊治方面我们已经没有问题。


不能去厕所 穿上纸尿裤


2月的宝坻,天气很冷,为了保持发热门诊的通风,门诊里的窗户是全部打开的。王华东想喝点热水,但刚拿起杯子就放下了。因为从现在开始直到转天早上下班,在长达10小时的时间里,他都不能去厕所。“防护服是一次性的,我们每个人一次只配一套,如果上厕所,这套防护服就浪费了。”王华东说,几乎所有的医生在上班时间内都不会去厕所。





“医院会给医生发纸尿裤,刚开始有点抗拒,穿上纸尿裤高负荷高强度工作后,会感觉很不舒服,但为了病人的健康和安全,必须克服这种不适。”王华东说,所有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都没有丝毫怨言。


王华东他们执行三班倒的流程,白班的时间是从早上8:00到下午3:00,如果坚决不穿纸尿裤的话,憋尿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。“我们经常拿这个开玩笑,比如在交接班的时候,交班的人说我现在又饿又累,接班的人就会来一句:还尿急。然后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大笑。


寻找病因像“探案”  很烧脑


2月6日中午1点左右,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走进了诊室。她的神情引起了王华东的注意:“她眉头紧皱,表情也很紧张,说话有点畏畏缩缩的。坐下来后她说,‘我去过百货大楼,现在发烧了……


自宝坻百货大楼出现聚集性疫情后,医护人员对去过百货大楼发热的病例都会非常关注。小姑娘的讲述引起了王华东的高度警觉。经过检测检查,小姑娘的症状与新冠肺炎患者的检查结果有点像。王华东启动了专家会诊,看看是否将小姑娘作为疑似病例留在医院进行观察。填写门诊病历报告,手机拍照,上传患者资料到专家会诊微信群……很快,值班专家的会诊意见来了:建议留院隔离观察。


王华东在隔离病房安顿好小姑娘,又来了几名发热患者。为每一名发热患者寻找病因,就像是“探案”一样,充满了挑战。“发热门诊不仅仅是体力的挑战,更是‘烧脑’的过程。”王华东说,守住发热门诊这块阵地,就是守好阻击疫情的第一道防线。


睡在医院 随叫随到


“实在太忙了,顾不上家,简单带了些生活用品,就搬到医院来了。”王华东说,住在医院,有突发情况他能及时处理。在王华东的宿舍里,放着4个床,其中2个双层架子床,一个宿舍可以睡下6个人。





王华东告诉记者,医院现在全员“上岗”,要求医护人员15分钟内必须赶到医院。他就从家里拿了两件换洗衣服和同事们一起住在医院宿舍。


身处疫情的最前沿,距离危险最近,怕不怕?面对记者这个问题,王华东说:“怕,怎么会不怕?说心里话,我们医护人员希望更多人明白,疫情面前,我们是与患者站在一起的。


王华东有时候睡醒了才想起给家人打个电话,“就简单地问侯一下,我知道家里人会照顾好自己。”王东知道,像他这样的医务工作者不知道有多少,但是只要同心协力打赢了这场仗,那家家都能团圆了。
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返回顶部